中国时报社论制度竞争决定21世纪霸权归属

2019-12-03 作者: 围观:224 17 评论
中国时报22日社论--制度竞争决定21世纪霸权归属 全文如下:

 一些论点认为,西方式选举制度进入21世纪出现失能,造成政党恶斗、金主绑架议会、政治陷入僵局、政府效能倒退、经济成长迟滞、财富集中少数等乱象,中国大陆威权体系却带来高效率的政府治理表现,学界开始反省冷战后的民主发展进程。福山于2014年出版《政治秩序的起源》提出的「历史终结论」是其中代表。

 西方民主确实遭遇很大困难,造成华尔街金融风暴的金权政治,历经10年后仍未见改善契机,所得差距扩大、年轻人陷入失业与低薪困境的问题仍继续恶化。加上近年中东恐怖主义严重威胁西方国家人民的生活,造成政治激进势力及民粹主义抬头。美国与欧洲的选举纷纷出现川普现象,让西方式民主的价值与可持续性再受质疑。当然历史并非一面倒,不久前一位穆斯林巴基斯坦移民后裔汉恩在英国伦敦当选市长,让许多人跌破了眼镜,视为普通直接票选制度的「惊豔」。
 
 当然,汉恩能够当选的因素很多,他在大学学习法律,毕业后成为人权律师,代理的着名案件包括伦敦警方种族歧视案等。伦敦近年房价高涨,年轻人身受其苦,汉恩在公共住宅长大,对手却出身富裕家庭,他将「解决住房问题」作为选战主轴,主张广建社会住宅,策略正确。

 换言之,汉恩胜选的关键很多,这些关键,让他克服了回教徒出身问题,而能赢得选举。即便如此,他的当选仍然可以视为直接选举制的正面案例。类似的案例还有巴黎2014年当选的市长安娜‧伊达戈,幼时跟随父母从西班牙移民法国,曾在社会住宅生活了14年。她竞选巴黎市长的政见只有一条,就是解决住房问题,结果当选。更早的案例是美国在2008年选出非裔的欧巴马为总统,一样跌破眼镜。

 当然,这些案例的出现,不足以让「普通直接选举」和「优质民主」划上等号。普通直接选举造成民粹横行,选出和选民期待相反候选人的机率,不比选出让人惊豔候选人低。同样在欧洲,从战后一直到最近,义大利和希腊都是最有名的负面教材,其他地方像亚洲、中南美洲和非洲更不用说了。

 有了这些矛盾的纪录,就不难让人理解,为什幺英国首相邱吉尔早在1947年于国会的演说中,就曾经引用一句名言:「民主是最坏的政治制度,但比所有其他历代以来曾被尝试过的其他制度都好。」

 即便如此,任何社会都不应因此失去了找寻保留民主精神又比现行普通直接选举制更好的设计。也就是说,应当如何设计制度,让类似汉恩、伊达戈和欧巴马的案例发生的机率,和当选以后有效运作的机率更大,让负面案例发生的机率更小,是所有关心社会发展者不能逃避的责任。

 其实这样的努力早就开始。美国加州一个私人公益团体组成「长期发展委员会」,邀请不同政党政治领袖加入,共同为加州提出改革方案。建议之一为在现行州政府的上下议会以外,另外成立「公民委员会」,委员任期仿效大法官跨越州长和州议会议员任期,多数由州长提名,少数由议会民主和共和两党的领袖等额提名。此委员会可独立提出法案和政策,不需连署,直接进入公投程序。这样的安排,是菁英领导和民主抉择之间的折衷方案。

 委员会还提出要定期在加州举行慎议民调,也就是透过随机抽样,选出公民,然后聚在一起集会,透过不同立场专家的引言、小组讨论、提出问题、专家回答问题,得出一个有经过论辩程序的民意调查结果,作为政府政策的指引。类似的安排也出现在中国大陆浙江温岭市的泽国镇;该镇在代表大会审议地方公共建设预算的优先顺序前,先举办此种民调。

 民主改革不容易,不可能一步到位。加州长期发展委员会的众多提案,目前为止成为事实的,只有2014年通过的公投议案透明法,让连署议案在投票前有机会被讨论和修改,而且提案者必须揭露其最主要的资金赞助来源。

 中国大陆威权体系展现了令世人艳羡的政府效能,经济高速发展已超过30年,但法治、制衡与问责制度仍未形成,普遍民意受到压抑。我国因为有国家认同歧异,要通过深远的政治制度改革可能更不容易。但这些困难不应难倒有心人;民主制度的改进,应是人类努力的目标。

 西方民主制度与中国威权体系制度的竞争,将决定21世纪中国是不是有机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霸权。